企业文化

企业文化

Culture
返回栏目

最忆是盐场

作者:林川 时间:2022/09/16 浏览次数:

“川南忆,最忆是盐场:卤涌岩腔奔腾急,汗滴盐锅挥铲忙,盐巴味最长"。偶翻住在盐场倒班宿舍时所戏作,真是百感交集。
        我不是饱经沧桑的老盐工,对盐场的兴衰变迁体验不是那么深刻,但自来到这片土地,似乎就与盐场结下了不解之缘,童年的记忆中,盐场如母亲,那熊熊的瓦斯火给我温暖,那缭绕的白色蒸汽给我遐想,那灶房里的灯光多象关注我成长的一双双亲切的目光。而天车则象父亲,沉默无语,忠厚宽容,一任风吹雨打日晒雾绕,始终挺立着铮铮铁骨,植根于盐场。
        当我尚未脱去满脸稚气的时候,已经接过母亲的班,成为盐场的新盐工。
       然而.盐场给我的不仅只是温暖,她还教我懂得生活中的许多哲理。我被分配在天车下机车房里上班,穿一身油腻衣服,脚踏厚厚的木板鞋,腰杆上随随便便扎了一根麻绳一一当夜班时避免过风,暖和些。盐场第一班,便是熬夜,在震耳欲聋的卷扬机车旁,我感受到了“恐惧”、“冷漠”、“破败"这些字  眼的含义;锈迹斑斑的铁器,泛着冷光的油  腻地,飞旋着呼啸着的机车,一脸冷漠的师傳...…单调枯躁的推车汲卤,更使头脑麻木无法阻止睡意的侵袭。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光的流逝,我与师傅们熟识了 (当夜班消除睡意),会穿木板鞋走油腻地了,会使麻绳捆扎东西了,会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甚至于开些粗野的玩笑了……一个身单力薄的学生娃完全盐场  化了。使我惊讶的是,在机车轰鸣、卤味刺鼻的生产场所,在物质生活远不如当今充裕的境况下,盐场人对生活是那么无怨无悔。车间茶堂里,天色未亮已有好多老盐工在悠然品茶。熬夜后的女工顾不得休息,已将一家大小的衣服洗净晾好。一瓶火酒一斤花生吃出个火热气氛.师兄师弟争着去电影院购票看《刘三姐》。一瓶自制胡豆瓣便伴了全班组职工的换夜饭。  一首《天仙配》“夫妻对唱”就驱散了熬夜的寂寞,迎来了天车上空的启明星....生活在盐  场,我竟然诗兴大发,在师兄们的鼓励下,胡诌出好多“盐场诗”,包括这首“最忆是盐场”。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天车“退休",车间停产,我加入了"富余人员"行列,抬电机,扫澡堂,挖土石方....很多时候,活路轻松,我便揣了一本《唐宋词选》,趁别人吹牛时,便找了一个角落坐下读书。有了事,为首的王师傅喊一声“又干哟”,大家起身就干。抬重物时,王师傅总是  把索子往他自己面前移,我曾惊异于自己劳  动力锻炼出来了,后来才知是王师傅怕扎坏了我。面对这个只知干活,不善言辞的老头,我竟也没说出什么语言来。
        王师傅以及那些好多曾给我帮助的师傅,如今肯定是退休了,至今未曾见面。几个师兄仍在盐场,如今已是拖家拖屋的中年人了,每次相见摆谈后,我都要想起在盐场的戏作:
        “川南忆,最忆是盐场……"


Powered by junjie俊捷网络